pc蛋蛋

66.黯销魂
作者:孤半生      更新:2020-09-04 09:36      字数:2907
  再晚,也要遇到你。只要是你。

  ————山默————

  斗殴,比上网更严重。

  如果学生动手的对象是师长呢?这个师长偏偏又是副校长。不想都知道这个学生在学校的学习生涯,估摸着要结束了。

  花笑怕不怕?

  怕!当然怕!怕的要死!

  爷爷虽对花笑学业管的不多,可并不代表不重视,从某种意义上讲,爷爷更殷切地希望他能出人头地。

  花笑的家境不算好,从小和爷爷相依为命,老人最大的担心是什么?是哪天自己老了,留下这个孤零零的小孙子没人照顾。

  面对开除这样的处分,是个正常点的学生都怕。

  花笑此时更怕!除了爷爷,还因为花清渊。

  花笑太在意他叔,在意得已淹没自我。可是这两天他却连续惹出麻烦,先是网吧事件,隔一天不到又殴打了校长。

  屡教不改,可恶!

  花笑知道,他又给他叔添麻烦了。花笑觉得自己很没用,夜里不知道哭了多少遍。

  他心里想着,他叔一定对自己失望透顶了。

  花笑忽然觉得这个世界都糟糕透了。一片荒芜,一片狼藉,一片萧索,一片凛冽和凄荒。

  花笑一整个上午都魂不守舍的。

  他叔昨晚一定就知道这件事了吧?花清渊整个早自习都没来,第一节语文课上到中段,才匆匆给讲解了几个知识点,又匆促地走了。

  花笑以为自己会被德育处叫过去,受到很严苛甚至开除的处分。可一上午就要过去了,魂不守舍的花笑发现,压根就没人理自己。

  难道自己殴打校长,就这么算了?

  事实上怎么可能!

  花笑殴打顾峰事件,是被李平和顾峰两个人给按下来了。

  这件事当然没那么简单。这件事除了花笑之外,只有四个人知道,顾峰和李平,花清渊和大校长。

  顾峰和李平心里有计较。

  一个校长被学生殴打,永远不是个光荣的事,顾峰不希望被更多人知道,这是其一。

  但顾峰却必须让大校长和花清渊知道。

  最先知道的是花清渊。

  顾峰被花笑一拳抡倒,便酒醒了一大半,李平就告知花清渊。于是一大早,顾峰办公室里就多了一个中年男人,他蹙着眉,满脸疲惫的望着远方,眼里密布着浓浓的沧桑。顾峰就面色复杂而阴沉地坐在他对面。

  顾峰自然不知道花清渊和花笑之间的情意,但他知道花清渊是个什么样的人。

  顾峰和花清渊有多少年没这样独处过了?十年?二十年?记不清了。自打她辞世后,便再未如此过。

  两人一见面,顿时往事如潮,沧海桑田,纷至沓来,话语反倒显得迟了。不知多久,花清渊才离开。

  伴随着离开的还有一个承诺,一个花清渊最不以为意的承诺:放弃全市优秀教师的大选。

  原来,就是这个早晨,花清渊的票数已经反超,甚至领先不少……

  第二个知道的,是大校长。

  顾峰这边劝退花清渊,另外一边却要继续演给大校长看。

  他必须让大校长知道,在这个全市优秀教师评选的关键时期,花清渊班级花笑,屡教不改,变本加厉,严重违背校规校纪。

  顾峰自然不会亲自和大校长说。但他有李平,有李平这个当事人就够了,更何况自己头部还受了伤?

  顾峰早知道大校长得知这件事后会为难。打一开始就没打算把这事公开。

  花笑,一个几乎可以说铁定被北京音乐学院录取的高材生。这样的学生,全市也没几个。在各个高中竞争这么激烈的环境下,谁会把一个北音的学生拱手送出?

  顾峰懂得大校长的心思。顾峰心里早有计较,与其逼迫大校长为难,甚至抖落出自己昨晚诸多失态,不如顺水推舟,还显得自己这个副校长有格局。

  更何况,顾峰的恩怨都是和花清渊,花笑这个愣头青,从来他都未放在心上。

  在顾峰缜密的安排下,这个事件就悄无声息的被消化了。

  花笑对于发生了什么,无知无觉。

  中午还未放学,花笑便坐不住了。

  他借机上厕所,终于来到他叔的办公室。

  花笑看过课程表,花笑确定,他叔这会儿一定在。再晚一会儿他叔就会离开。他叔这些日子一直有意的避开自己,提前下班,提前离开,一切都在提前。

  花笑轻轻敲了敲门,只听见一个有些疲惫的声音应了一声。

  那声音有些哑,仿佛透着浓浓地落寞和萧索。花笑不知为啥忽然想哭。

  花笑虽然不知道他叔在得知自己殴打校长之后,经历了什么,但花笑知道,他叔一定又为自己受委屈,受苦了。

  花笑站在门口,忽然失去了勇气。他如此渴望见到他叔,又如此挣扎与自责。

  门里门外,两个人,就那样默默无声的自伤着,也互伤着。

  见门迟迟未开,花清渊起身推开了门。

  花清渊便看见花笑。花笑站在门口,流着眼泪。

  他的眼神里密布着歉然、内疚、更多的是思念和爱慕。

  花清渊的心,狠狠地疼着。看着这个小东西额头那一道为自己受伤的疤,疼的更厉害。

  可他眼里的心疼硬是强制被碾碎了。花笑发现,他叔刚刚还关切的目光,一霎变得那么冷。

  办公室的门关着,花笑满脸憔悴地看着满脸憔悴的花清渊。他嘴巴张开想解释,可又不知从何说起。他只能痴痴傻傻地望着他叔,望着这一张魂牵梦绕日思夜想清俊的脸。

  心绪如潮涌,一时泛滥成灾。

  虽然天天见面,可为何我总觉得已经和你分开了三生那么长,心里日日生着那么浓的想。

  此刻你就在我面前,可为何你的心却像是离我越来越远,让我不敢拥抱你,让我只能看着你心痛,泪流满面。

  “你找——老——师——什么事?”花清渊忍着,那个‘老师’的字眼,像是一根刺刺着他的心。

  花笑浑身一颤,那‘老师’两个字仿佛流弹一般,把自己生生洞穿了。

  您说您是我‘老师’?

  老师?!!!

  叔,难道您真的打算和我一点瓜葛都没有了吗?

  可为什么啊?

  花笑眼泪一颗一颗往下掉,嘴唇颤抖着半天,硬是说不出一个字。

  “没事,你就回去吧,老师还有事要忙。”花清渊抽出一根烟,想点燃。可那根火柴,不知怎么也擦不燃。

  “叔,您不认我了啊?”花笑憋了半天,皱着小脸,哇的一声哭了。

  他才17岁啊。他只知道他喜欢他叔,他愿意不惜生命的来喜欢他叔,其余的他一点也不懂,也不在乎。

  花清渊浑身一震,不知为何他的眉头蹙的却是更深了,他望着这个小东西,哑着嗓子,一字一句地说:“花笑,以后……我不再是你叔!”

  静,死寂的静!

  花清渊就看见这个小东西浑身一颤,这一颤那般剧烈。原本就疲惫苍白的小脸,变得摇摇欲坠。

  他满眼错愕、疼痛、酸楚、凄然地望着自己。他耸着肩膀,瑟缩着脖子,像是一只误入冬日的蝶。

  眼泪淹没了他的脸,他颤抖着摇着头,他的唇也抖着,满脸写满了不相信:“叔,您一定是骗我的!不是这样的,不是的,不是这样的……”

  花清渊看见这个小东西,像是在遭受某种酷刑。他踉跄的转过身。花笑忽然想逃,想离开这。

  他觉得这是个噩梦,自己一定是在噩梦里。

  花笑觉得他叔一定不会和自己说这样的话。

  花笑想冲出噩梦,可一转身却摔倒了。他又站起来可是又摔倒了。他坐在地上,擦着眼泪,目光紧紧盯着花清渊,摇着头,一点点往后挪,往门口挪。

  他满脸凄然,他终于挪到门口,他扶着门把手站起来,他只觉得眼前一黑又是那锥心的头疼。他皱着眉,双手捂着头,回头最后看了一眼花清渊,踉踉跄跄地冲了出了……

  “花笑!”谁终于发出一声心疼,可花笑听不见。

  花笑那最后一眼,仿佛也把花清渊定住了。那眼里的凄然,和十几年前的她一模一样。

  花清渊都不知道自己何时离的座,原来不知不觉已经走到门口,他的手悬在空中极力在抓什么,可是除了窗外的北风他什么也抓不到。

  花清渊怔怔地站在窗口,他看见了花笑。他的小东西穿着薄毛衣,捂着头跌倒在那雪地里,他又站起来,朝着远方继续逃跑,他望见一个人影跑了过去,那是叶开,是叶开扶住了他,抱着他朝着宿舍走去……

  花清渊目光酸楚,满脸沧桑。他看不见玻璃里自己那一张脸上,也密布着两行清泪,那一双眼眸已是结满血丝。

  “小东西,对不起——”

  (黯然销魂)
广东快乐十分 秒速赛车投注 秒速赛车开户 快3平台 75秒赛车网站 六合宝典 秒速赛车玩法 秒速赛车网站 北京28 秒速赛车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