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蛋蛋

番外三 褚俏眼中的那个人
作者:GQQ      更新:2020-08-15 11:30      字数:5154
  大二的褚俏刚结束了一份感情,没有谁对谁错,就是女友出国了,感情慢慢就淡了。当收到对方的邮件说遇到了更让她心动的人时,褚俏潇洒地回复:

  “那就祝我的前任和她的现任幸福!”

  空窗期的褚俏乐得悠闲自在,和男生打打篮球、给女生拍拍照片,直到遇到了一个人。这个人该怎么形容呢?明明长着一张讨喜的娃娃脸,却时时蹙眉流露出一脸拒人于千里的倔强;以为她愤世嫉俗就像这个学校里的大部分愤青一样,可她又是那样的发自内心的漫不经心、心不在焉;一头短发永远是乱蓬蓬地翘着几处、似乎只是用手划拉了几下就出来放风了……

  褚俏被那个人勾起了兴趣,她开始有意地接近那个人。食堂里,那个女生通常只在一层打饭。有一次她来晚了,褚俏已经吃完,就不远不近地跟着她。一层米饭炒菜已经卖完、她却看也不看面条馒头,看来她不喜欢面食,是南方人吗?褚俏跟着她上了二层,二层是小炒和特色小吃,还没进去她却掉头就走直接下楼,褚俏来不及躲、直接和她打了个照面,褚俏随机应变立即展开一个笑容,谁知那个人竟视而不见、擦身而过!

  褚俏郁闷地跟着,看她进宿舍旁边的小超市买了个面包、边走边吃径直去了图书馆。褚俏对自己的长相一向自信,从初中起还没什么人看着她的脸却毫无反应的呢!

  那个人不是故作深沉就是高度近视!

  褚俏不服气地想,她既被勾起了兴趣又被激起了斗志,一定要搞定那个人!褚俏成了跟踪狂,她跟到那个人的宿舍,听满屋子的人都唤那个人咪咪,不禁暗笑,难怪高冷原来是猫的属性。她跟咪咪到图书馆,累到差点放弃。不是吧,她都打了几个盹了,睁开眼睛那人还在那儿看书,姿势都没怎么变过,我们不是学美术的吗?哪儿有那么多字要看?看那样子又不像是装的……

  褚俏拿本书直接坐到咪咪对面,奈何对面那只猫低头看书一直没有抬头!等褚俏又打了个盹从书上抬起头来,对面座位空了……

  褚俏茫然地走在校园里,这是她历次追人经历中最有挑战的一次,竟然有种无从下手的感觉。不过跟了几天收获也挺大:咪咪不知是钱紧还是对吃穿毫不在意,这个人对吃饭穿衣完全不上心;除了同宿舍的人没什么朋友、形单影只,颇有种遗世独立的作派;似乎极爱画画,没事总拿个速写本画呀画的,以至于褚俏最初以为她是造型专业的呢;当然最吸引褚俏的还是那时时流露出的落寞与寂寥。学美术的女生大部分都气质独特,但是咪咪这种邋遢颓废又气质独特的女生还真是少见。

  在褚俏的数次刻意相遇之下,咪咪终于注意到了她。褚俏从对方那惊诧的目光中,看到了熟悉的反应和希望的曙光。按照往日的经验,褚俏自信她很快就能俘获咪咪芳心、撸到这只小野猫了。一个周末,她看咪咪去了澡堂,立即冲回宿舍拿了自己的洗漱用品直奔澡堂。

  褚俏依旧故意在咪咪眼前晃悠,她注意到咪咪的眼神紧紧地锁定了自己,褚俏得意地边洗边摆造型。得意过了头、再找不到那个人的踪影时,褚俏来不及冲去身上的泡沫就往更衣间走,正好看到咪咪穿好衣服走了出去,要不是尚存一丝理智,褚俏差点光着身子就追出去。她真想追上咪咪大声质问她:

  “你丫还算不算女生啊?哪个女生洗澡会十多分钟、连洗带穿就完事了!”

  褚俏充满挫败感的回到宿舍,虽然咪咪注意到了自己,可是那表现就是对自己毫无感觉啊!难道是自己看走了眼,她根本就不是?不可能,她没有异性朋友、看同性的目光又过于专注,以褚俏的阅人无数,咪咪不可能不是。褚俏想了一晚,决定不再守株待兔、她要主动出击。几经辗转,褚俏从咪咪班长那里弄来了咪咪入学时填写的资料。她细细看着咪咪的出生日期和籍贯,原来她既不是孤儿也不是南方人,年龄正好,比自己还小点。

  褚俏早就发现咪咪不结交朋友、也没有娱乐活动,晚上的安排不是去听讲座就是泡在图书馆里。褚俏暗自庆幸自己的幸运,现在这么“干净”的女生不多了,她不想再浪费时间。褚俏尾随咪咪来到图书馆,看她选了一本书就过去直接摁在书上,然后作出一脸吃惊地模样低声说:

  “How are you? How old are you?”

  咪咪一脸懵懂的表情让褚俏心底又是一阵欣喜:这个人真是单纯到家了,自己拿这么老套的段子去套路她,对方竟然完全没听说过一样。褚俏不忍再戏弄咪咪,直接说:

  “How are you?怎么是你? How old are you?怎么老是你?”

  咪咪笑了,笑得天真无邪、有点不好意思。褚俏也笑了,笑得心花怒放、大大地心满意足。看到管理员对她们制止的眼神,褚俏拉着咪咪直接跑出了图书馆。她并不是要有意占对方便宜,可是感觉就像是相识已久的朋友终于相见、握着对方的手不愿再放开。褚俏无视咪咪的抗拒,用手指梳理她的头发、还顺便摸了把她线条柔和的脸颊。这是她早就想作的,今天终于得逞,作起来似乎水到渠成、自然流露。

  和她面部线条的柔和相反,咪咪的性格倔强刚硬。虽然她的反应不慌乱,可是抗拒不顺从却贯穿始终。还好自己的长相加了分,因为想着今天要行动褚俏出门时还特意化了妆。化妆的最高境界就是妆成有却无,果然咪咪这样的小白立即上当,瞧她盯着自己一脸的痴迷样儿,褚俏心里已经有了八成的把握,对方不仅是,而且还对自己很感兴趣……收服咪咪指日可待。

  看咪咪对自己的相机感兴趣,褚俏立即想到了之前给一个杂志作CG插图的差事。其实那批插图她已经交稿了,不过能借机光明正大地给咪咪拍照,褚俏毫不犹豫地撒了个谎。咪咪还是单纯,虽然不情愿,可也没怎么费事就答应了。褚俏看咪咪没什么心机还总是漫不经心的样子,真是越看越喜欢,这个人简直就是为自己量身定做的啊!这以后要是在一起了,单纯听话又不碍事,多好!

  可惜,褚俏高兴地太早了。

  咪咪的学习生活单调而乏味,除了打工甚至连校园也很少出。褚俏看得出来,咪咪的生活费完全靠她自己打工来的。她一度认为咪咪可能是个孤儿,因为从未听她提起过自己的父母,也才没见她收到过父母的来信或电话。形单影只的咪咪让褚俏心疼,她想送她东西、想带她吃好吃的,可她发现咪咪的自尊心极强,处处都要和她AA制。没办法褚俏只能陪着咪咪一起打工、尽量创造在一起的机会。

  “咪咪,刚才你怎么才吃那么一点?阿姨都说了,我们在厨房打工吃饭管够!你别是不好意思吧?”褚俏问,现在她和咪咪一起在学校的食堂打工。

  “没什么不好意思的,我吃饱了。”咪咪笑笑,看着褚俏想,并不是人人都有你那个食量的,简直就是行走的饭桶。

  “你看上去貌似挺好养活,其实你丫挺挑食的!是不是刚才饭不合胃口?”褚俏勾着咪咪的脖子说。

  咪咪笑而不语。

  “走,我带你去吃别的。”褚俏说。

  “不用不用,我真吃饱了。”咪咪转移话题:“其实我能长到现在的身高真是个奇迹。”

  褚俏不由仔细听着。

  “呵呵,我不吃早饭、爱睡懒觉还不喜欢体育运动。”

  褚俏看着眼前这个有些不修边幅的女孩儿,突然觉得她傻的可爱。褚俏情不自禁地把嘴往咪咪脸上凑,突然一串电话铃声响起,咪咪立即拿出、看了一眼,她走到一边接通。褚俏注意到讲电话的咪咪,脸上呈现出一种极少有的开心和专注,她都要以为咪咪是在和恋人通电话了。十多分钟后,咪咪挂断电话。褚俏装作不经意地问:“谁啊?”

  “我姐姐。”咪咪淡淡地答,说完一直把那个粉色手机放在唇边轻轻蹭着。接下来直到她们回了宿舍,咪咪都全程心不在焉。每当这时,褚俏就不再觉得咪咪单纯,反而感觉她有些神秘莫测。

  随后几个月的相处,咪咪对褚俏都是漫不经心视若无睹。其实她并不是针对褚俏,她对谁都这样。褚俏第一次对追人这件事感到了束手无策,她甚至有几次颇不自信地问咪咪,是不是很反感自己,因为咪咪给自己的感觉像是在躲着她。可是咪咪诚实又大方地否认了,褚俏没遇到过这种女孩儿,这个人要么是真对自己没意思、要么就是欲擒故纵!

  经过一段日子的努力,褚俏终于把咪咪“拐”到了自己家里。本来是要表白的,可是却遭到了巨大的打击——原来人家心里早就有人了。在褚俏这儿,从来都是她拒绝别人、没有别人拒绝她的份儿。她想了很久也挣扎过一阵,觉得还是放不下咪咪。也许是得不到的就是最好的,也许是和咪咪在一起的感觉太舒服了,褚俏退而求其次,作不成恋人那就作朋友吧。一起看书看画展、一起买菜做饭,也挺开心。咪咪会做饭还会逗乐讲笑话,那个人呀,只要她上心她会把人照顾得舒舒服服的……褚俏心底涌起一阵失落和嫉妒,不知道咪咪心里爱的那个人有什么魅力,能把这个特别的家伙吃得死死的,甚至于“她们之间的点点滴滴都不能和第三个人分享”!

  一天,褚俏来到世界の背面,萧萧看她闷闷不乐地摆弄着手里的相机,就问:

  “怎么了?褚俏。”

  “哎——还没表白,就被拒了!”褚俏长长叹口气、苦笑地摇摇头,“生平第一次!”

  萧萧看着褚俏好笑,这个一直都顺风顺水的北京姑娘真是没遇到过什么挫折。

  “哎,萧萧,99年、美国轰炸我国驻南斯拉夫大使馆的事,你还记得吧?”褚俏突然问。

  萧萧疑惑地看着褚俏,缓缓点点头。他当然记得,当时他还用丝网印刷的方式印了一批枪靶图案的白T恤送给了游行的大学生们。他就是觉得褚俏不像是关心这种事的人。

  “那89年大学生在天安门静坐示威的事呢?” 褚俏追问。

  萧萧觉得不可思议,他挑眉看着褚俏说:

  “怎么想起来问这些事了,89年你还小吧?”

  “不是我啦,是那个人!她问我的,她比还小呢!真不知道她脑袋瓜里都在想些什么!”

  萧萧有些意外。他想了想问:“那个人为什么拒绝你?你知道吗?”

  “也算不上拒绝,我都还没开口表白呢——人家早有喜欢的人了,而且还是喜欢了许多年的!”

  萧萧点点头,他大概明白了,这些应该是那个姑娘喜欢的那个人经历过或者在意过的。

  “有机会把你单恋的那个姑娘带来玩吧,我见见。”

  褚俏立即“啧”了一声,“干嘛非要把单恋两个字说出来啊!萧萧!”

  直到咪咪的毕业典礼,褚俏见到了她心里的那个人,果然风姿绰约气质不俗。褚俏暗自打量叶零露,她终于明白了咪咪和克里斯汀在一起的原因。看着叶零露和克里斯汀有些神似的五官和脸庞,褚俏不禁开始同情克里斯汀——还不如自己呢,完全沦为了人家的替代品。咪咪你这只害人害己的小坏猫!

  叶零露和咪咪两人之间的互动是特别的、克制的。当她们在一起时,明明没有更进一步的亲昵举止,可两人之间的眼神与氛围却已经屏蔽了除她们之外的所以人。褚俏不知道那种彼此牵绊的默契来自于两人十几年的相守相知,但她终于知道她永远也走近不了咪咪内心的原因,那个人早已经把自己封印在与叶零露密不可分的情感之中。

  让褚俏有些纳闷的是,叶零露明显是个病美人的样子,不是大病初愈就是即将大病一场,怎么咪咪就一点都看不出来?她理解不了那两个人之间谜一样的相处,相恋多年,咪咪毕业在即为什么不相守一处还要出国?咪咪回国以为两人从此就要双宿双栖天长地久时,又突然得知零露已患病多年。褚俏听说后都觉得命运在故意刁难二人,似乎顺遂的生活不足以匹配咪咪拧巴极端的性格似的。

  叶零露刚去世的那个月,褚俏不放心、马上放下工作赶到咪咪的身边。看到顶着一头白发瘦成纸片人的咪咪,褚俏真是心疼,真想带她一走了之。可是,明摆着咪咪现在活着的目的就是为了照顾叶零露的家人,褚俏不敢再多说什么。

  国庆小长假陪咪咪宋清玩了几天,褚俏彻底绝望了。见识了咪咪的醉态,同时也多少窥探到了一点咪咪的内心世界以及她和叶零露两个人之间的牵绊。咪咪的童年是常被人欺负吗?她总自残吗?是叶零露挽救了她吗?她的小伙伴是小小年纪就去世并被解剖了嘛?褚俏想想都觉得不寒而栗。

  一晃这么多年过去了,叶零露早已离开人间去往天堂。那个人还在傻傻地等着,为她心爱的人照顾老的抚养小的。都已经是奔四的人了,褚俏鼓足勇气再次表白,余生再不携手恐怕真没时间了,可那个人还是一如既往地心不在焉,几句漫不经心的插科打诨就一带而过……咪咪,我该拿你怎么办?

  手机响了,褚俏立即接通。

  “喂?咪咪?我几天前给你发微信打电话,你怎么到今天才回?都说了让你每天回个信息,你至少报个平安也好让我知道你的死活吧!”褚俏牵肠挂肚早已憋了一肚子火。

  “对不起对不起!前一阵儿手机一直没有信号,今天特意走了十几里路来给你打电话的。”

  “你车呢?”

  “这儿太偏僻加油不方便,留给乡里教委了。给他们至少还能拉人拉货、我留着就是一堆废铁。”

  褚俏:“……”

  “清清和伯母都还好吧?”咪咪问。

  “这才是你给我打电话的目的吧?”褚俏气不打一处来。

  “你也挺好吧?”咪咪赶忙补上一句。

  “都挺好。”褚俏无奈地回答,“你的宝贝清清说,她不想学表演了,她想学编导。”

  “现在改,来得及吗?”咪咪有点担忧地问。

  “你不问问她为什么改吗?”

  “为什么?”

  “她说她想把她妈妈和你的故事写下来。”

  咪咪:“……”

  打电话的缺点就是看不到对方的表情,褚俏很想看看此时咪咪的表情。

  “……你什么时候回来?”

  咪咪:“……”

  “再不回来,我可真不等你了啊?”十多年前在北京机场为咪咪送行时的那句话,被褚俏再度提起。

  ……

  她以为咪咪又要四两拨千斤地玩笑带过。

  “对不起,褚俏。”电话中长久的沉默之后,咪咪回答。

  “……呵呵,我和你开玩笑呢……怎么这么不禁逗啊!”褚俏无奈地叹口气,“……我等你回来。”随即挂断了电话。

  现在开不起玩笑的是她,一旦真诚付出了、就再容不得拿这份感情说笑打趣。

  完
秒速赛车开户 秒速赛车网站 加拿大28 秒速赛车玩法 快3平台 秒速赛车登陆 秒速赛车平台 六合宝典 秒速赛车官方网站 秒速赛车官方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