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蛋蛋

第一四四章:你家樱桃长毛啊?
作者:夜明猪      更新:2020-09-04 01:38      字数:4327
  分开十来天后的再次见面,马天宝明显的感觉到,小胡子身上还是发生了一些变化,譬如人瘦了,一抱就发现了,保守估计也瘦了五斤,想起来就吓人,模样上沧桑了些许,看得出来,他在极力的躲避和掩饰一些东西,却总是在不经意间,眼神中透露出委屈以及淡淡的忧伤。

  经历了,也就成长了,所谓的成熟,不过如此。

  马天宝有心安慰小胡子,可不知道从何说起,也担心一开了头,小胡子又会在和郭志东的爱恨纠葛里伤一次。

  感情世界里,付出得多的往往是伤得深的那一个。

  “他,比我想象的还要糟糕。”

  郭志东心理上有问题确实是客观存在,小胡子承认这点,也接受,但他接受不了郭志东背着他的种种荒唐的作为,身为一个成年人就应该明白,选择的同时就意味着放弃,现实中没有哪一个人能按照自己的意愿随心所欲的生活。

  年龄偏好症,绝对不该是放纵、背叛的理由,面目揭穿后,更不该是为自己开脱的借口,而且凭小胡子对郭志东的了解,他绝非是对年龄的过分痴迷才导致病态的出现,本身就存在很大的毛病,说白了就六个字,花心滥情纵欲。

  小胡子丝毫没有隐瞒,告诉了马天宝一个真实的郭志东。

  “我和他在一起的这些年,就开始的两年,他忍住了,后来背着我搞了不知道多少个男人,关键他本事还牛得不行,既能花言巧语的把人哄上床,也能让人心甘情愿的接受被踹。”

  “我给他开的是50个G的储存空间,照片和视频,加起来占了快20个G了,而且他还不挑食,环肥燕瘦,高的矮的统统来者不拒,合心意的就多玩几次,将就的就一夜夫妻。”

  机场送行的一堆人,小胡子简单的扫视了一下,个个打扮得人模人样,其中好几个,在他脑海里浮现出的样子不堪入目,放着好好的人不当,偏要戴上锁链菊花里塞根尾巴当狗,跪在郭志东跟前摇尾乞怜,还接受郭志东把他当成可以分享的玩具,和别人一起肆意的玩弄,折腾。

  “你简直就无法想象!”

  小胡子不好向马天宝描述得太仔细,他本是一个简单的人,知道得多了,担心会受到污染。

  “我不是不懂情趣的人,适当的玩一些花样可以增进感情,可前提得是相爱的两个人,要不然我只会理解成一个人为了满足私欲,对另外一个人进行的羞辱。”

  马天宝确实想象不了,他不过是一普通的农村汉子,能想到的顶多就是旧社会的地主老爷三妻四妾,至于花样儿,要么角色上的扮演,要么体位上的变化,借助乱七八糟的,听都没听过的道具,无异于天方夜谭,想都不敢想。

  “就这么跟你说,一部小电影五块钱,一张照片一毛钱,郭志东拍的那些,我当成资源放网上去卖,不出一个月我便能发家致富,时间再给多一点,买车买房完全不是问题。”

  “呵呵,囚车囚房,包吃包住,睡觉都还有你替你站岗呢!”

  马天宝白了一眼小胡子,老实人也知道什么事能干,什么事不能干,“知道他是什么样的人,以后远离他,不接触了就行。”

  “你心里介意,他才是王八蛋;你若不介意,他就一陌生人。”

  马天宝看清楚了,事实比小胡子在长竹村说的还残忍,他和郭志东的这段感情,或许连爱过都算不上,一直都只是小胡子天真的自以为,本质上,小胡子何尝不是只充当了一件长期的泄欲工具角色,就算带着点感情又能算什么,碰上中意的物件谁都会爱不释手。

  但是,人和物件怎么可能一样!

  听了小胡子的讲述,马天宝肯定,郭志东没有真正的站在对等的位置爱过小胡子,就算有,充其量也只是有感觉,若是全心全意的喜欢,断然不会做出如出荒唐的事情出来伤小胡子的心。

  大丈夫有所为,也有所不为!

  马天宝紧紧的抱住了小胡子,低头爱怜的在他额头上吻了一口,“都过去了,他就是一个混账东西。”

  “不珍惜你的人,不值得你为他伤心难过。”

  道理,小胡子都懂,可他还面临一个问题:虽然郭志东有负于他,但在和他家里的其他成员关系上,郭志东可以说是无可挑剔。

  “在机场等飞机的时候,我家老头给我打了个电话,聊了很久。”

  “他和我妈都知道了我和郭志东的关系,有被深深的震撼到,尽管无法理解两个男人怎么会产生感情,可毕竟接触了十来年,他们感受到的是像一家人一样快乐又和谐的生活。”

  反对的想法在宋大仁的脑海里,根本没存在多久,加上宋妈在一旁不断的做思想工作,站在一个女人的角度现身说法,告诉宋大仁,她这辈子,不活儿子不活女儿,主要的还是活他。

  “人都应该有喜欢的人,和被人喜欢,只是碰巧儿子喜欢的是一个男人而已,他也快活了大半辈子了,知道想要的什么,我们都不能过于自私,尤其不要插手他感情上的事。”

  “他和雯雯夫妻一场,连雯雯都能理解和祝福,我们做父母的难道还比不上一个前妻?”

  宋大仁想了一晚上,想开了,一早就把宋妈喊了起来,要去机场送郭志东。

  “我爸知道我和郭志东闹了矛盾,猜测原因可能是郭志东背着我在外面搞了小年轻。”

  “他让我看在这些年的情分上,再给郭志东一次机会,况且他还有病,等治好了就不会再犯错误,教育教育还是能要的。”

  小胡子没办法跟宋大仁具体的解释,郭志东到底是怎样的一个人,在外面乱搞,搞得多离谱,只是告诉他,郭志东犯了不可原谅的错误,这辈子都不可能和他再像以前那样处。

  “我不是对郭志东还有想法,是武洋替他向我求情,要我无论如何也要在我爸妈面前给郭志东留一点余地。”

  “在机场,我和郭志东见了面,他意识到了后果,保证不会对我死缠烂打。”

  “我说,我陪他再坐一次飞机,把他给的温柔还了,他让我换一个方式,在我家里,给他留一个我爸妈的干儿子,我孩子的干爹的位置。”

  马天宝听了,把头扭向了一边,一脸的失望,嘴里小声的嘟囔,“我还想当干爹呢。”

  小胡子当然听见了,孩子不在身边,只能创造条件满足马天宝的愿望,双手勾住马天宝的脖子,做作的扭了扭,脆生生的来了一句,“干爹,要抱抱,要亲亲!”

  “咦!”

  赤裸裸的嫌弃,马天宝不由分说的把小胡子从身上扒拉下来,“幸亏没吃午饭,要不然糟蹋了粮食,罪过可大了去了!”

  “有那么夸张么?”

  “你以为呢,一张长满胡茬的老脸突然凑上来装嫩叫干爹,嘟起的嘴唇像是挂了两节香肠,还咂吧咂吧的动个不停,一副要吃人的样子,吓死爹了!”

  “喂,马甩甩,过分了哈,我这好心好意安慰你,你却反过来对我人生攻击?”

  小胡子假装不乐意了,要吃人的那叫血盆大口,“我这明明是嘟嘟可爱的樱桃小嘴!”

  “不对,不对!”

  “怎么不对了?”

  “你家种的樱桃会长毛啊,还扎手?”

  马天宝伸手在小胡子下巴上摸摸又擦擦,手感倒是真心不错,比摸自己的简直好太多了,“樱桃都是红彤彤水嫩嫩的,而你这桃儿,皮糙肉粗毛多,像山里的毛桃子。”

  小胡子老家屋后就种了一颗毛桃树,大概八月份的时候成熟,果子比鸡蛋还小,毛乎乎的,最是难弄干净,大部分人都是用刀削了皮后才入口,即便熟透了,口感也偏酸,所以喜欢吃的人不多。

  小胡子听了,老脸一红,张口就在马天宝的肩膀上咬了一口。

  他介意的是老家另外一种说法。

  男人们聚在一起吹牛摆龙门阵,总喜欢聊点荤的,若是看到谁家姑娘或者小媳妇儿长得漂亮,就会形容像水蜜桃一样诱人,所谓的蜜桃诱惑,歪瓜裂枣便会被说成毛桃子,没卖相、口感差,还皱皱巴巴的似老树皮。

  “怎么,不乐意啦,还想当娇滴滴的水蜜桃不成?”

  “不然呢,我有志气不行吗,毛桃子有什么好的?” 

  马天宝差点没忍住笑出了声,也不好把人逗得太狠了,赶紧把人搂住了,“水蜜桃再好,那是别人家的;而你这小毛桃,可是我一个人的。”

  终于,只属于他一个人了。

  “我怀疑你在开车。”

  “老汉嘛,总归是喜欢车的。”

  说完,马天宝嘿嘿一笑,名正言顺的开起了黄腔,一边对着小胡子挤眉弄眼,一边用他不安分的手在小胡子身上撩拨,技术并不高明,显得有点毛手毛脚。

  “你心里的石头落地了?”

  来的时候,小胡子还担心马天宝会接受不了,他不可能强硬的要求郭志东彻底的从他的生活圈子里消失,郭志东只是有负于他。

  “嗯,踏实了。”

  “但是,我得提醒你,他以后可能还是会在我家出入。”

  “我理解,谁家还没有个让人闹心的亲戚,我那边可一堆呢。”

  “你会不会觉得我优柔寡断,狠不下心来?”

  借着这次机会,小胡子若是不顾武洋的求情,强硬的要求郭志东从他的生活圈子里消失,不再有任何的往来,相信郭志东会接受,“时间久了,瓜田李下,你不怕吃醋?”

  “不怕,反而证明乖乖是一个重感情又拎得清的人。”

  小胡子万万没想到,他在马天宝跟前不掩饰的犹豫和为难,恰恰是马天宝欣赏他的地方,感情上的事本来就剪不断理还乱,黑白之间还有灰色轨迹的存在,亲眼目睹过小胡子对郭志东爱得死去活来,假如说忘就忘,说断就断,一点也不拖泥带水,从另外一个方面来看,未免显得薄情。

  人,还得是有人情味好一点,尤其是枕边人。

  “我,我爸有明确的说,就算我和郭志东连朋友都没法做了,他和我妈依然不会拿他当外人……”

  “我不介意。”

  知道小胡子想说什么,马天宝抢先一步回答了。

  “够爷们儿,大气!”

  “我装出来的!”

  “啊?”

  马天宝伸手在小胡子屁股上拍了两下,小胡子心领神会,亲了马天宝一口,然后离了他的怀抱,背对着趴好,手扶着汤池边腹部下压臀部高翘,赤裸裸求欢的姿势。

  偏还回眸一笑,看得马天宝口中生津,口水咽了又咽。

  “啥,啥子意思?”

  听到这话,小胡子双手一软,砸在了汤池里,溢出不少的水将地板打湿了一片,回过头来哀怨的看着马天宝,“大哥,这话不应该我问你么?”

  “你都示意得那么明显了,我能那么不上道么?”

  伴侣间的默契,小胡子自认为他和马天宝是有的,都用手轻轻的拍屁股了,难道不是让他摆好姿势的意思?!

  “你就那么迫切的想要?”

  马天宝抓住机会倒打一耙。

  “大哥,不是,大爷,我叫你一声大爷,你要把我整神是不是?”

  “没有啊,我的意思是让你从我身上下来,坐好。”

  小胡子不明就里,听从马天宝的意思,爬起来坐好,然后马天宝扑到了他怀里,使劲的用脸蹭了蹭胸膛,胡茬扎得小胡子浑身酥酥麻麻的,轻咬嘴唇才没发出声来。

  由不得心想,搞什么名堂,就这?

  “我刚才说,大气是装出来的,其实我也不知道究竟是真话还是假话。”

  “只要是和郭志东有关,胡子,我,我有点大气不起来;可你爸妈毕竟是我的丈人,我作为一个晚辈,不能干涉他们的自由。”

  “而且我好歹也是一老爷们儿,只能拿出大气的样子来。”

  小胡子长长的叹了口气,“委屈你了,甩甩。”

  “所以,你以后要加倍的对我好。”

  “必须……?”

  小胡子突然意识到有点不对劲,感觉马天宝在跟他讨价还价,怀疑自己钻进套了,“你这又是什么操作?”

  “受小委屈,占大便宜。”

  说完,马天宝起身,大咧咧的坐在了汤池边上,一边抖腿一边吃水果,“哎,别光傻愣愣的看着,我话说清楚了,也该你用实际行动安慰安慰我了。”

  “不是,你怎么又摆刚才那姿势了,能不能上道一点?”

  “马甩甩,你想搞什么花样?”

  “我,我饿了,先吃点水果补充下体力。”

  马天宝故意用目光示意小胡子看他两腿之间,“你也吃了一些水果,应该够了,不如换换口味,吃点别的?”

  “我喜欢先烤,后切片。”

  “喂,喂,要不得,把根留住呀!”

  马天宝跳出了汤池,掀开帘子朝卧室里跑了去,小胡子紧随其后,为了口吃的,他绝对超拼!
pk10开户 pk10彩票 吉利分分彩 秒速赛车平台 上海11选五 立即博 百万彩票 75秒赛车网站 秒速赛车玩法 秒速赛车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