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蛋蛋

第十七章:惨绿愁红
作者:一苗露水      更新:2020-04-18 19:41      字数:1336
  屋檐下言听计从胳膊拗不过大腿,英雄泪惨绿愁红忍一时风平浪静。

  可田参加完篮球比赛,只剩下半条命。单位的员工不止可田奄奄一息,其他参赛的男员工,一样有气无力。

  这个单位的管理死板而苛刻。早上六点五十分之前打卡,只有十分钟的早餐时间,错过了自我解决。七点正式开班,十二点下班,下午一点四十到一点五十之间打卡,错过打卡,少打一次罚款一百。下午五点半打卡下班,单位六点才放晚餐,如此又变相延长了半个小时,除非你不吃晚餐。上班时间,不准说笑打闹,不准玩游戏,员工没有任何自由和活动的空间,每日就是呆坐在小格子的办公室里,听从总指挥的安排,处理各项任务。

  办公场所,室小人多,筒子楼,空气憋闷。如果不开灯,暗如黑夜,如果不开空调,令人窒息欲呕,还有轰隆隆的噪音,不绝于耳。纵你有金刚不坏之身,到了这里,一个月就让你元气大伤,精神不振。

  且说周五这天上午,风云突变,冷雨下起来,淅淅沥沥,温度直降十四五度。本来大家还是五颜六色的夏天短袖、裙子,瞬间套上了秋衣秋裤,个别怕冷的还裹上了羽绒服。

  中午下班,可田拿着碗到餐厅排队打饭。只听得吵架的声音传来,刺耳惊心。仔细一听,方知员工因阿姨打菜少了,叫骂起来。员工上班辛苦,薪资少的可怜。阿姨也是雇佣工,餐厅承包出去,她哪里有多给菜的权利,菜的份量都是老板规定的量,打多了老板亏本,打少了员工不满,由此成了一对不可调和的矛盾。本来现今物价飞涨,别说猪肉,连蔬菜都价格不菲。苛捐杂税,老板,员工,太难了!

  可田对此,无话可说。轮到他打菜了,他一脸无辜地看着阿姨,阿姨爱莫能助,给他打了半勺菜,连碗底也没盖住。不由得一阵心酸,也不多言,端着碗回办公室吃。

  雨天路湿,可田走得又急,脚下一滑,一屁股摔倒在地上,他死死地地抓住饭碗,饭菜保住了,摔疼了大腿。碍着人多,赶紧忍痛爬起来,一瘸一拐,眼中含泪地回办公室吃饭了。这单位,餐厅太小,逼仄不通风,连通厨房,油烟味刺鼻,空调形同虚设,风扇吹出的还是热风,即便如此,迟来打饭的员工,就没有坐的位置。迟到了,他们各想办法:有的蹲在墙角,有的坐在走廊的台阶上,有的站着。

  可田扒拉了几口饭,眼泪掉在碗里,无心再吃。不由得回想起大学的一幕,有个同班的穷学生每天中午放学都飞快地到餐厅,打那最便宜的一块钱卤面,那天中午,穷学生已付过款,打饭的小哥健忘,死活认定没有,最后双方撕扯起来,打得头破血流,住进了医院。不就是一元钱吗?可在二十年前,一元钱难倒英雄汉啊,这世道!可田不再多想,心里甜蜜地念着:再熬半天,就可以到荒山那里,汲取温暖和抚慰了。

  傍晚本要开例会,因篮球比赛接连败绩,领导颜面无光,通知后续抽空补回,让时间慢慢地冲淡耻辱。

  可田撑着伞,一身疲惫地走出公司,眼见门口几棵粗大的异木棉,昨天还是满树繁花、灿若云霞,一场雨,打得它们光秃秃的,只剩下零星的绿叶在雨中哀鸣。惨绿愁红,对景生情,怎不叫人感喟人生呢?

  可田望着地上的落花,正在痴想,电话铃又响了,领导打来的:“可田啊,明天政府组织培训,咱单位需要一个代表,其他老员工有家庭,经过讨论还是你去最合适。自己坐车去,到时候拿好发票有报销。”

  可田哪敢回绝,来到新的单位,还没站稳脚跟,只能百依百顺。本来多事,又添一桩,如债多不愁。可田叹了口气,迈着沉重的双腿回宿舍补觉。

秒速赛车注册 时时彩注册 时时彩平台 秒速赛车网站 秒速赛车开户 秒速赛车网站 上海快三 快3平台 159彩票 75秒赛车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