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蛋蛋

008 请客吧
作者:都护老了      更新:2019-05-06 22:17      字数:2186
  “刘贤德,你个猪脑子,你的求职信留我的手机号码干什么?请客吧,你被录取了,挂我的手机是要收费的,你泄露了我的个人隐私。”

  这个时候曹梦德不再看孙全德的样子,而是大步流星的走到了刘贤德的房间,一脚踹开了房门,在司马意和刘贤德惊慌的表情中,大步的走了进来,直接站在了刘贤德的窗前。

  “请什么客,什么被录取了。”刘贤德似乎有些丈二金刚摸不着头脑,疑惑的看着曹梦德。

  “该死的,你真够阴的,去阳光雨露求职,挂我的手机,还有比这更恶心的吗?”曹梦德瞪着眼睛对着刘贤德说着。

  “什么,真的是阳光雨露麻?我的天,谢谢你,我是怕人家不录取面试没面子,才挂的你的手机,你又不是搞音乐的,怕啥。是不是因为没有把你挂在技师榜上你心里不高兴呀,下次我一定给你挂上。”

  刘贤德听到阳光雨露的名字,整个人一下子兴奋了起来,说话的声音都提高了八度,可见他心里对这个杂志社的渴望了。

  “你敢把我手机挂上技师,我就发你的裸照,你信不信。”曹梦德笑呵呵的看着刘贤德,话语的语气和怒坚定。

  “好了好了,不闹了,想吃什么?明天晚上我请客。”刘贤德这个时候转移了话题。

  “看在你的态度还不错的份上,还是我请吧?谁让这个消息是从我这里出现的呢?就你那几个屁钱,留着吧,别花完了心疼一晚上,等挣了外快在说吧!”

  曹梦德看了看刘贤德,笑了,请客这样的事情,他一般是不用别人的,他喜欢请朋友吃饭或者干其他的事情,这是他的性格,并不是因为他的经济条件比他们好很多。

  曹梦德走出去了,可是刘贤德却睡不着了,他整个人都处在一种兴奋的状态下。他在房间里踱着步子走了半天,然后走过去把床上的《阳光雨露》杂志通通搬下来。

  在搬下来的环节中,有一本落下来砸到正在低头找东西的司马意的头上,导致司马意差点晕了过去——每本差不多一公斤重、又厚又大的时尚刊物,其坚硬程度可见一斑,拿他当武器上战场也可以在冷兵器时代有所作为的。

  刘贤德翻开最新一期的杂志,执行主编位置后面的名字是:周鱼。

  这是他第一次注意到这个名字,因为这个人将成为他业余淘金的老板。

  虽然他并不知道“周鱼”这两个字背后所代表的一切,也不知道他是男还是女,是年轻还是年老。

  另一个房间里曹梦德用座机打电话给他的BF关宇,告诉他自己的手机坏了,暂时无法用手机联系。

  至于四个人在这方面的事情,他们都彼此心照不宣。原本他们只是两个人两个人的知道对方是,并没有交差扩散。直到住在了一个屋子,才从横向交叉变成了纵向交叉,彼此的取向也就不是秘密了,只是没有正式的公布完全公开罢了。

  毕竟是知识分子教授大咖级别,大家早就熟悉偶尔会胡挠一下,更多的时候都是单线或者双线联系,彼此之间不出现任何的接触,不仅仅是为了颜面,而是这个圈子特有的一种潜在规则罢了。

  曹梦德和关宇简直是天造地设的一对,一个是多才多艺的生财有道对经济信息极度敏感的能人,一个是抓经济的副市长,也许将来他们会共同的致力于这个城市的发展,让这个城市在他们的精心规划下,更加的福泽富饶,在大街上都能见到金元宝呢!

  司马意这个时候也躺在床上,背对着刘贤德悄悄地发着微信。

  刘贤德知道他没有闭上眼睛,更知道他的微信是发给谁的。

  但是刘贤德却没有去打扰司马意,他知道这个时候司马意也知道自己知道他在干什么?不会去轻易的打扰他,这是一种支持和理解的立场,彼此在沉默中感受的更深。

  刘贤德知道,这个时候他眼睛里闪动的光亮,像夏天里灿烂的星辰,毫不夸张极为贴切。

  在平凡而又微茫的生活里,并不是只有轻松的欢笑和捧腹的乐趣。在时光日复一日的缓慢推进里,有很多痛苦就像是图钉一样,随着滚滚而过的车轮被压进人们的心中。

  他们的痛苦来源于爱,来源于男人对男人的情感。但他们的幸福也来源于爱,来源于相聚时刻的那种甜蜜和依赖。

  寂静的夜晚静的然人仿佛进入了天籁,一种和谐的安详淡静的仿佛连空气都酣然入睡。就像是一池淡定的湖水,轻轻的涟漪都不曾出现一下。黄色的路灯下,偶尔会走过一对互相依偎的约会伴侣。他们的影子被拉得很长很长,像是大写的“幸福”二字。

  司马意和刘贤德一样,也没有睡着。他在床上轻轻地翻身,怕吵醒刘贤德。

  刘贤德把头盖进被子里,摸出枕头底下的手机,发了条消息:“睡了吗?在干吗?”

  过了几秒钟,手机的屏幕亮起来,回过来:“我在看《它日头条》。你怎么还不睡?”

  飞快地打字过去:“想你睡不着。”

  消息回过来:“我也想你。睡吧,睡了也可以想我。我们周末见。”

  刘贤德把手机的微信贴在胸口上,嘴角挂着温馨甜蜜的笑容。他又把手机里的照片找出来,照片上的他穿着唐装的半袖,光秃秃的脑瓜们,矮矮胖胖的样子,看上去想一个杀猪的屠夫。照片里他手拿着一个猪蹄,做着大啃一口的样子对着镜头做,滑稽又可爱。

  他就是这个土了吧唧的的样子,一点也洋不起来。

  夜越来越深,一切都寂静无声,一天的日子就这样过去了。刘贤德想起了小沈阳的话,有的时候他品玩这句话,总是感慨万千。

  生命就是这样一天一天地转动过去。秒针、分针、时针,拖着虚影转动成无数密密麻麻的日子,最终汇聚成时间的长河,形成一个时段。

  而人其实是这个时段最最渺小微茫的一个部分。就像小沈阳小品里说的“闭上眼睛再睁开,一天就过去了。要是不睁开,一辈子就过去了。”

  自从听了这句话之后,他总是担心自己晚上闭上眼睛,再也睁不开。他还有太多的事情要做。老母亲,儿子,还有那个将就了自己大半辈子不和自己住在一起的女人,尽管她总是埋怨自己是个窝囊废,但是还是精心的照料着自己的儿子和老母亲。
秒速赛车下载 128彩票 秒速赛车网站 秒速赛车官方网站 秒速赛车玩法 秒速赛车平台 六合宝典 立即博 凤凰平台 秒速赛车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