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蛋蛋

007 你吆喝啥
作者:都护老了      更新:2019-05-06 21:39      字数:2722
  孙全德进了洗澡间,没有了衣服做伪装,他就不把自己当老师,他讨厌司马意把自己当成女人看了,他喜欢一个人静静的洗澡,在空旷的洗澡间,打开硕大的花洒,听着流水哗哗的响。把自己沉浸在温暖的水流中,长长的喘息放松一下自己。

  现在就是这样的感觉,不知道过了多久,他这个时候已经忘记了,这不是自己的家,是在老年大学集体宿舍的卫生间。他听不见外面的任何声音,完全到了一种忘我的状态。

  他的手在自己身体的每一寸肌肤上滑过,细细的品味着手指滑过后神经传递过来的每一种细微变化,好美妙,好舒服,自恋是什么状态,自恋到一定的程度就是孙全德此时此刻的状态,他似乎在一种朦胧的状态下,欣赏着自己的每一个动作,欣赏者自己身体的每一个部位,似乎另一个自己就站在自己的面前,好美。

  他在弥漫的雾气中缓缓的睁开眼睛,猛然被眼前的情景吓了一跳。一个老男人正站在自己的面前,正在肆无忌惮的翻着自己的孙猴子,似乎正准备大闹天空。

  “啊,流氓,你在哪里打飞机,怎么可以这样的光明正大。”孙全德这一惊非同小可。感觉身边这个人像是幽灵一样的出现。那孙猴子是那样的强壮,那样的强势,此时应该正式怒发冲冠的状态

  孙全德绝对没有想到,会有人在自己洗澡的时候进来,而且应该进来一会了,自己怎么没有听见,主要是自己没听见无所谓,这个家伙应该看到了自己刚才的自恋,这可就有所谓了,这还了得吗?所以他才大喊,狂躁的大喊。双手这个时候本能的去捂住了裆部,这种感觉他自己完全没有意识到。

  “你吆喝啥,这可不行,谁知道你还没出来,再说我憋不住了,吆喝,就知道你要吆喝,吆喝就快点吆喝,一气吆喝完,真是要了命?感觉要吃人一样,别吓的我阳痿。“

  刘贤德此时正站在那里不紧不慢的看着孙全德说着,看来他是憋的难受,以为孙全德洗完了,才进来,进来了看到他在里面也已经晚了,索性先解决三急再说,哪里想到孙全德如此大声地喊了起来,忍不住带着调侃的语气回了一句。他没说喊,说孙全德那是吆喝,是在说他故意大惊小叫,引人注目。

  “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流氓了,要喝,鬼才要喝你那东西,老子没那癖好。别说喝了,你那东西脏兮兮的,我看着都恶心,喝,你做梦吧。”

  孙全德在着急中,以为刘贤德要调戏自己,这家伙这么大胆,难道另外两个都不在寝室吗?自己对刘贤德没什么不好的印象,但是两个人从来没有过这样的直白表达呀,难道这家伙暗恋自己吗?想让自己为他服务?

  孙全德心里这么想着,但是大脑马上有驱赶了这种想法,这是什么时候什么地方,他这样的说话没有诚意,自己可不要被假象所迷惑,自己要揭露他,看看屋子里有没有其他人,是什么反应。

  “你你你,我勒个去,你赶紧洗完了过出去,我要尿尿。”刘贤德没有想到孙全德居然这样理解自己的话,真是气的不知该说什么是好。但是自己的尿已经冲了出来,不能马上出去,所以他要撵走孙全德。

  “这老刘憋坏了吧,我洗澡他就进去偷窥,还让我和喝他那东西,真是世风日下,老了老了还这么流氓,你们说说,他是不是变态呀!”

  孙全德拿起浴巾把自己围了起来,一边说着一边走出了洗澡间,大声地在屋子里说着。

  “你,你个不长毛毛的孙全德,说话留点口德,我是说你别喊,吆喝什么?”这个时候刘贤德可算是方便完了,跟了出来大声地解释着,他可不想第一天就留下这样的印象,虽然大家都还算熟悉,也都算知道彼此,那也只是表面上的,现在这么说等于要坐实自己喜欢上了孙全德,那可不行,他必须要解释。

  “我没喊,我就是说你流氓,我干嘛不喊,你还要我喝,别说我不喝,我就是喝你现在有吗?挤出来我看看。”

  孙全德还在说,他有些生气了,这个刘贤德怎么这样,非得要弄个满世界都知道吗?

  司马意这个时候早在床边,放下手中的刊物,看了看孙全德,又看了看刘贤德,一下子把手中的刊物扔得老高,放声肆无忌惮的大笑起来,笑的躺在床上要起不来了的那种感觉。

  刘贤德不在说话,狠狠地瞪了孙全德一眼,转身进了属于他和司马意的地盘,直接关上了房门,留下了站在外面鼓鼓生气的孙全德。

  “这不是关键!我不计较这区区的百十块钱!关键是你们的做法完全就是错的。我可以告诉你们,我是懂经济的,我自然知道一千块以下的部分根本就不用交税,而且,稿费的标准应该按照百分之十五而不是百分之二十!”这个时候曹梦德正站在玻璃窗前对着手机大声发表着自己严肃的观点。

  “算了算了,我补给你69元就是了,真够麻烦的。”电话那边的语气显然很不耐烦。

  “你什么口气,这不是多少钱的问题,而是一种态度,专业的态度!如果你们是这样的态度,这就是我最后一次为《左岸菊花》发照片!”曹梦德很严厉的发表自己的态度,义正言辞正词的发表自己的声明。

  “好,很好,我可以很负责的告诉你,这也是《左岸菊花》最后一次用你的照片。”对方的编辑显然比他平静很多。

  曹梦德冷静了一下,还想和对方说些什么的时候,对方挂断的嘟嘟声已经传了过来。曹梦德望着手里的手机,很吃惊地看着,似乎能看到对方一样,他不能相信眼前发生的事实。

  瞬间的震惊之后,他愤怒而用力地把手机甩向自己的床,“啪”的一声,不知道是力道太大,还是手头失准碰到了障碍物,他的手机此时没有乖乖的躺在床上,而是很无奈的摔在了地上,手机的屏幕瞬间变成了无声盛开的菊花瓣。

  这个时候,正好嘟囔着说着刘贤德的孙全德,愣愣的的走了过,还再重复自己的观点,似乎想要曹梦德给他评一下理,他感觉自己被刘贤德欺负了,他看到了自己的身子不说,还想要自己和喝他的,真是过分了,有这种想法,应该意会不应该这样表达呀,真的还是假的呢?

  “你就不要说话,不准说话!”曹梦德严厉地制止了孙全德,他虽然没有完全听清楚,但是他知道是孙全德这个榆木脑袋想拧巴了,本想打完电话给他解释一下,现在自己心情也不好,就直接让他闭嘴。

  看着敬曹梦德迅速严峻的脸,柏孙全德楞了一下,不在说话,一屁股坐在了床上

  “哦,不是,我不是说你,是说……”曹梦德说晚了看了看孙全德忽然意识到不对,赶紧过来打了个哈哈,拍了一下他的肩膀。

  这个时候曹梦德躺在地上,屏幕满是裂痕的的手机响了,是短信的铃声。

  曹梦德拾起地上的手机,手机屏幕上的菊花裂纹掩盖不住短信内容是:“刘贤德先生,我们已经决定聘用您作为《阳光雨露》杂志音乐主编的特别顾问。具体情况已经发邮件到您填写的资料上的电子信箱。请查收。”

  在曹梦德目瞪口呆的同时,孙全德嘴里交替重复着“我的天!”和“真的假的?”,而曹梦德则理智地对孙全德说“有可能是诈骗集团的短信,你要先弄清楚在说。”

  孙全德似乎对这件事情没有太多的反应,这一点可以理解,因为他完全不在意这些东西。他宁愿去操场看别人打篮球,或者在健身房一样一样的轮换着器械,你就是对他说“默言是三国演义的作者,他也会很淡定的说一句“哦,是吗?”而且他感觉默言应该是一个美妙的少妇,不然这名字听起来怎么这么奇怪。
pk10 立即博 秒速赛车开户 秒速赛车开户 秒速赛车下载 秒速赛车网站 秒速赛车 159彩票 上海快三 秒速赛车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