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蛋蛋

006 打嘴仗
作者:都护老了      更新:2019-04-27 15:27      字数:2328
  司马意带着怨气来到学校外面的一个理发馆,吃完饭人家三个人都去开会了,只剩下自己没什么事情做,就出来理理发。

  其实他自己也不想留这么长的头发,一个原因就是太热,可是这是一种时尚,他要和周围这些人打交道,就要这样的装扮,现在来这里教课了,起码几个月不会再出现在原来的圈子里,他自己也乐不得清爽一下呢。

  他对罗冠中的印象不是很好,自己第一天就和他碰上了,这家伙那句没办法才安排和三个系主任居住在一起,明显有一点小看他的意思,不过想一想也没什么?现实就是这么一回事,对于曹梦德是他的系主任,他也很佩服,别看他不是搞美术的,但是他的摄影水平真的很高,有几个作品在国际上获得过大奖呢?

  其实这些对他曹梦德来说都是非专业,他的专业是搞经济的,时不时的会在一些刊物上发表一些很有内涵的文章,这家伙家境好,属于高收入的那一层,只是自己没又想到,他回来这里,成为自己的顶头上司罢了。

  “呦呵,你怎么来这里,这里是理发店,不是药店,您不是前列腺吗?”司马意刚走进屋里,正好两个人走了出来和他打了个对面,正是自己咳嗽碰上的那个教育王子,看来他也是来理发的,那一头带着特殊颜色的时尚毛发已经不见了,自己一眼还没看出来。

  “呵呵,不好意思,前列腺是前列腺,头发是头发,今天理发都有前列腺吧,是不是。”司马意看了对方一眼,似乎很是示弱的说了一句,其实这句话带刺,对方又无法接,只好狠狠地瞪了他一眼走了。

  孙全德开完会,就直接去了健身馆,他有这个习惯,每天不出一身的汗总感觉不是很舒服,何况他是这所学校的体育系的主任,顺便看一下这里的健身馆,也算是合理的一项内容,他喜欢健身锻炼,可自己就这么锻炼,身上就是不长肉,皮肤上也不长毛。不长毛也就算了,还细腻光滑。

  年轻的时候,做一名优秀的运动员,一直不是他的梦想,他的梦想是当个电影演员,实在不行演小品也可以,可是父亲说中国男演员必须要长得丑才可以出名,反对他去做演员。

  父亲是一名举重运动员,很希望他子承父业,完成他未完成的理想,这就造成了他童年辛酸和艰辛,想想都是噩梦。

  他四岁半的时候,父亲第一次带他去游泳馆,准备教他游泳,正好碰见自己的同事,一个游泳教练在训练自己六岁的儿子。同事得意的谈论深深地刺激了她的父亲。

  于是父亲漫不经心地说了一句“我儿子也早就会游泳了”之后,就闪电般地伸出手把他朝游泳池里一推。于是孙全德在四岁半的时候,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一回事情,就如同一颗铅球一样表情呆滞地沉进了池里。

  有时候孙全德对着镜子脱衣服的时候,也会在把手举过头顶的瞬间看见自己胸前光滑的肌肉,那一个瞬间,他眼里都是心酸的泪水。

  但是他也会在瞬间被自己坚强的乐观主义精神所挽救:“哇噻,我眼里充满了泪水,看上去就像是琼瑶电视剧里坚强又多情的男猪脚”

  他拿过大学生冠军,可是再进一步的时候,就是不给力,可能是自己那光滑的皮肤,影响了力量。不过他顺利的成了一名体育学院的教授直到退休,这自然是那块大学生运动会的冠军的分量。

  “这帮老猛男,真是要命。跑步机上我感觉自己跑下来有一种要挥洒的感觉。”司马意从健身馆回到公寓,一变换着衣服一边表达自己的情绪。从另外三个人脸上的复杂表情,他迅速地知道肯定某一个词语出了问题,“难道挥洒不是形容无法忍受的身体极限吗?”

  “嗯,事实上,挥洒是身体无法承受的一种极致。”曹梦德面无表情地说。

  “原来如此……”孙全德心情斐然,捂着胸口“老天爷,我这的感觉自己就要挥洒了”

  刘贤德和司马意相互对视了一下,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司马意的头已经清爽多了,这一理发胡子发而显得更加的飘逸起来

  孙全德一直想证实自己是个有男人特征的老爷们,几年前,他曾经郑重其事的邀请寝室里的三个人,去了天城娱乐之峰的大世界,看了一场著名笑星小冬瓜的演出。他特意让三个人注意小冬瓜的腰身和走出的格格歩,以及兰花指加手绢的妩媚动作。

  然后极其得意地说:“你看,现在清秀的男人,还是很被人欣赏的,其实男人妩媚一些也不是错,只是每个人欣赏的角度不同罢了。”

  孙全德的这种自我安慰,被当晚醉酒留宿在他家的司马意一举粉碎。半夜司马意突然大喊一声从黑暗里坐起来。在孙全德慌忙地按亮床头灯之后,司马意顿首捶胸地说:“刚才我突然摸到你的胳膊,半梦半醒间以为自己身边睡了个女人,吓死我了!”

  在司马意如释重负的同时,他看见了在自己面前迅速风云变幻的孙全德的脸。感觉他的脸不停地变换着颜色,赤橙黄绿青蓝紫。

  “哦,我的意思是说……”司马意很一本正经的想补充。

  “司马意,死蚂蚁,你敢再多说一个字我现在就去厨房开煤气和你同归于尽!”孙全德咬牙切齿的对着司马意喊,他不知道怎么想到了这个词汇,第一次在司马意面前使用。

  “什么什么,死马一,我不属马,拜托你别……”

  孙全德这个时候一翻身起床冲向了厨房。司马意很吃惊的看着孙全德的背影:“不带拿菜刀的,要文斗不要武斗……”

  退去运动服孙全德穿着小裤头走进卫生间准备洗澡,他本来可以在健身房洗澡的,可是不知道为了什么,他看到里面不少的人,就放弃了在健身房的冲洗,还是回到自己的房间洗澡好,没有外人,也就没有窥视的目光。他不习惯自己被那群威猛高大的男人肆无忌惮的用眼神扫描,感觉他们在对自己的身体进行无声的非礼行为。

  “大哥,拜托你不要这样走来走去好不好,我心里有一种犯罪的欲念,面对你这种诱惑,我真的是免疫力很低,求求你放不过我吧!”

  司马意这个时候刚好从卫生间出来,和孙全德走了个对面,眼睛瞬间带着一种绿光一样的看着孙全德,故意的说了一句。

  “”死一边去,我可不是你的女模特,搞艺术的都是这德行吗?弄个模特也不让人家穿衣服,真不知道你们都是怎么想的,不健康的思想和行为,应该把你们都阉割了,浑身都带着骚气。“孙全德狠狠地回了一句,看都不再看司马意一眼,径直进了卫生间,打开了水龙头。
秒速赛车开户 秒速赛车网站 秒速赛车官网 秒速赛车开户 秒速赛车是真的吗 快3平台 pk10注册 秒速赛车开户 时时彩注册 秒速赛车平台